首页 >菜谱

娜罕吐故娜新震罕人心

2019-03-06 19:20:28 | 来源: 菜谱

娜罕这个山头比较独特,向来有“娜罕四绝”的说法。 

一绝,娜罕曾为前清贡茶,关于娜罕的历史故事还是比较多的,比较为人熟知的一段就是:那罕在清朝道光至咸丰年间连续十二年被选作贡茶进京,被盛誉为茶魁之首。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八月,林则徐主持云南乡试,杨国翰中第42名举人,因而与林则徐有师生之谊。1826年,杨国翰回故里接母亲到海盐侍奉,因其母好饮家乡茶,杨国翰就遍托乡亲尽选家乡好茶孝敬母亲,后来选定了名扬乡里的那罕茶供其母饮用。

娜罕茶能在邦东岩茶中脱颖而出,贡茶身份功不可没,事实上,如今比较著名的山头,大多数都有这样的身份,不是皇帝贡茶,就是土司贡茶,另外贡茶的身份带给娜罕茶一种历史传承感和可追溯性;

 

二绝,不可复制的茶树共生环境,也就是说娜罕茶是邦东岩茶的典型代表,邦东岩茶声名远播,这一点主要还是要同第三绝联系起来;

 

三绝,树龄大且平均,正如此前所说高山云雾出好茶、茶生烂石者为上、日照时间长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好茶生态环境全被娜罕占尽了。纯正的娜罕古树春茶产量大约在吨左右,传统的那罕茶产于曼岗村那罕社,是曼岗村的一个小社,地处邦东至云县等地的茶马古道的旁边,传统的那罕茶区主要分三片:那罕大沟片区,这一片区产量约占那罕茶的2/5;那罕和小曼岗交界处,产量也略占2/5,这一片全都是百年以上的老茶树;下那罕和其他片区的零星茶树产量约占1/5。

 

四绝,有人说成“紫芽奇葩”,我更愿意说起茶质“柔中带刚”,娜罕茶香韵俱佳,香为兰香和蜜香;韵为岩韵,其茶入口醇和饱满,香在汤中,绵柔饱满,苦涩怡然,茶气足却不霸道,层次分明且协调,喉韵深长,生津快且持久。总的来说那罕古茶滋味含蓄且富于变化,入口有淡苦,滋味爽朗舒畅,气韵悠长。

 

虽然如此,外界大多数人对于邦东茶的认知,一般是这样的:

 

昔归,

娜罕吐故娜新震罕人心

邦东茶(邦东岩茶、石介茶),娜罕,曼岗等。

平心而论,昔归茶在香气茶气韵味方面都比娜罕茶要有特点的多,但在价格、影响力等方面差昔归就不是一点点,当地茶农以及从事娜罕茶销售的人的心中,大都有“意难平”的慨叹。

 

意难平其实也没有办法,昔归的成功模式难以复制,通过一个名山来带动周围的山头,那这个山头的名气影响力势必成为这个茶区的一面旗帜。这种模式在创立之初就已经决定了,即便后来该茶区的其它山头都具备了不俗的名气和影响力,但依旧无法撼动此山头在茶人心中的既定地位。

 

这种模式就有点像春秋时期,虽然已经形成春秋五霸的格局,而且五霸之中任何一个都能轻松灭掉周王朝,但没有人回去这样做。因为周王朝统治天下这一概念就深入人心!

 

所以换句话说,娜罕的名气和影响力如果要超过昔归,那估计要推翻的“名山名寨,古树纯料”这块金字招牌了。

那是不是娜罕就不能成为第一了呢?

 

我认为倒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正如此前所说:一个名山名寨有了足够的影响力就会带动周边茶区的发展是传统山头茶的玩法。譬如在勐库有名寨冰岛老寨,拉动冰岛五寨,既而到大冰岛茶区;在布朗山有老班章拉动“布朗山班章五寨”;在易武更有“七村八寨”之说;

 

用我之前形容冰岛的一句话来讲就是“一茶得岛,众山皆冰”,而唯独在邦东,昔归并没有起到明显的带动作用。那无疑邦东也需要形成这种“一强多精”的“茶区经济圈”。这个圈古域称之曰:邦东三杰。古域布局邦东茶的发展应该是:昔归——邦东三杰——大邦东。

我想一旦邦东三杰这个“ip”被孵化并推广开来,那邦东茶整体的面貌必定焕然一新,换句话说,邦东三杰都是邦东茶区中的一流茶品,那娜罕和曼岗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邦东茶的第一流了吗?

 

放弃“四绝”,吐故“那”新,才能震“罕”人心。

 

yunhong

猜你喜欢